未来城市:香港劳工权益 真係零分?

未来城市:香港劳工权益 真係零分?

 

未来城市:香港劳工权益 真係零分? 劳工及福利局长罗致光接受本报专访,谈到与商界如何沟通,他分享了儿时买校服的故事:「我拿着50元去买80元的校服,一边裤袋摆40元,另一边摆10元,指着校服说那幺贵,我只有40元,不买了,老闆叫住我,说40元都杀。」(李绍昌摄)未来城市:香港劳工权益 真係零分? 施政报告提出多项措施改善政府外判制度,关注劳工团体对约满酬金表示欢迎,但认为未有检讨扣分制令人失望。(资料图片)未来城市:香港劳工权益 真係零分? 去年底海丽邨清洁工爆发工潮,社会出现强烈呼声,促请改善政府外判工待遇。(资料图片)未来城市:香港劳工权益 真係零分? 产假由10周增至14周,侍产假亦增加两天,罗致光曾表明若超过5天的修订在立法会通过,政府不排除收回草案。(资料图片)未来城市:香港劳工权益 真係零分? 对于就交通瘫痪问题新增工作安排指引,罗致光认为难以列明各工种的适用情况,而现时亦已有相关指引,「可以再写得细緻些,但不会鉅细无遗说什幺工要返、什幺可以不返」。(资料图片)未来城市:香港劳工权益 真係零分? 未来城市:香港劳工权益 真係零分? 未来城市:香港劳工权益 真係零分? 未来城市:香港劳工权益 真係零分? 未来城市:香港劳工权益 真係零分?

世界经济论坛最新出炉的《全球竞争力报告》中,香港虽在一百四十个经济体之中排名第七,「劳工权益」一项却拿了零分,得分相同的有沙特、科威特、布隆迪、希腊等国。

我们与劳工及福利局长罗致光在专访中,讨论今年施政报告提出检讨政府外判制度、取消强积金对冲等劳工政策,回应劳工团体的意见,他认为香港的劳工权益是否值得零分?

调整招标评分 可改善外判制?

海丽邨清洁工发动的工潮令社会开始关注政府外判工的处境,舆论狠批政府作为大老闆懒理问题,施政报告随即针对政府外判工建议几项改善措施,因应「价低者得」被视为剥削工人的元兇,将服务招标评分制裏的技术与价格比重由四比六、三比七改为五比五,而技术评分的一百分之中,工资佔二十五分。专访前记者向香港天主教劳工事务委员会(下称劳委)政策研究干事罗佩珊询问意见,她表示,担心投标者所得分数若差距不大,如十个投标承办商得分都徘徊二十三至二十五分之间,对整体分数影响有限。

工资到底如何评分,投标者分数会否有明显差异?罗致光说「没有规定的方法去做」,实际评分方式在「不同部门外判时可以去想」,他认为现时很难评估新制效果,至于劳委提出为工资设标準,不低于行业工资中位数,罗致光称做法「永远是狗追条尾」,「当全人类的薪金都在中位数,中位数就变最低数,再将合约定在新中位数,中位数会一直上升,因此不可以用一个统计数字来订最低标準」。不过职工盟清洁服务业职工会总干事杜振豪就质疑,「最低工资未立法前,政府也曾推行工资保障运动,不是没先例可援」。

扣分项目少 难保障工人

劳委及职工盟均希望政府可检讨外判扣分制,但施政报告未有对此着墨。现时扣分制涵盖四个项目,即承办商未与非技术工人签订标準僱佣合约、未履行合约订明的工资、工时及自动转帐支薪责任,罗佩珊指出,扣分制项目太少,保障职业安全(如确保工人有足够工具)都未有列入。罗致光称财经事务及库务局正检视扣分制,「应该会将层面扩阔」,但他认为,政府外判服务讲求灵活性,「扣分制有几个考虑,首先是执法问题,要确保公平,就要有很多人力物力去监督;另外如果扣分制度太紧,灵活性也会轻微下降,可能令好多人(承办商)被罚到没人去投标,结果可能只有一两间去做」。

取消强积金对冲 如何执行才公平?

劳资双方拉锯中,取消强积金对冲则终于可在今次施政报告落实,有评论认为以划线日期方式取消,已工作几十年的年长僱员在划线前的供款仍会被「冲走」,未改善他们的退休保障,但对僱主的补贴却加码至二百九十三亿。罗致光反问:「划线令工作多年的人唔抵,那是不是修改法例时要有追溯力?」他认为僱主僱员一向知道强积金会被对冲,「如果可以追溯,对僱主不公平」。他亦重申补贴是帮助微企,而微企佔全港企业约九成。

产假补贴设限 惩罚高薪妇女?

施政报告中另一个受打工仔欢迎的措施是将产假由十周增至十四周,及建议侍产假由三天增至五天。对于政府资助多出四周的产假薪酬以36,822元为上限,即一名月薪5万的僱员的产假薪酬(月薪五分之四),议员葛珮帆指变相惩罚月薪高于5万,即约百分之五的女性僱员,罗致光认为上限已够一个人基本生活,不应将一大部分的补贴不成比例地分配给高薪者,分析政府不设上限要多付的数目并无意义,「不是钱的问题,是用公帑应提供几多保障」。侍产假亦建议由三天增至五天,但外界一直有呼声希望增至七天,他就说应体谅微企人手紧绌的处境,「不是说拿微企做挡箭牌,这是事实,中小企佔全港企业百分之九十八,大部分微企是基层市民」。他亦不同意每年检讨,「共识得来不易,若每年检讨,僱主会觉得是年年加两日,不利劳资双方在这些问题上商讨达成共识」。

局长反应:劳工权益 不是零分

劳工权益,罗致光说香港未至于零分,「我们有些制度比其他地方的劳工保险好,劳工保险有所谓道德风险,产假如果透过保险形式由僱员供款,咁你唔生就傻嘞,但不生育的人就一直供,却取不回供款」。这对生育率下降的国家是好事,但他又举失业保障为例,「我们不用社会保险,僱主要付遣散费、长期服务金。大部分地方失业保障用保险形式,失业者若拿人工三分之二的钱便够生活,就会将失业期延长」。他说整体来看,「我们的劳工保障,好过美国吖」。谈及全民退休保障,他指出现行制度长者可领综援、高额生活津贴、生果金,民间讨论的全民退保方案「不是帮最穷的长者」,「不会再考虑」。

全球竞争力报告中劳工权益一项,是参考国际工会联盟(ITUC)的全球权益指数,ITUC根据九十七个指标,研究员会检视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法例有否违反工会拥有集会、集体谈判、罢工等权利,另透过各地附属机构派发问卷调查,以作出评估。罗致光谈及评估报告关注的集体谈判权:「我们是没有,但所谓无是没有立法,不少行业、公司都尊重集体谈判。」ITUC报告点名批评香港劳工法例未规定集体谈判权及任何与工会协商的形式,并记录了九巴罢工车长叶蔚琳被解僱、海丽邨工潮中外判商拒绝谈判及聘请替工等事件。

交通瘫痪 政府应带头停工?

罗致光说:「意见调查在香港很不利,可能客观条件改善中,不过人的不满情绪上升。」近日打工仔最不满的,可能是在打风巴士停驶及港铁四线信号故障的情况下,仍要排长龙上班。有学者就「劳工权益零分」批评政府,在超强颱风山竹袭港期间未指摘僱主因员工未能上班而扣薪,亦没宣布停工,另有人提议劳工处制订「港铁及道路瘫痪下工作安排指引」,但罗致光认为工种繁多。「如何界定巴士停驶之下谁停工谁上班,要列明很有困难。我们希望僱员与僱主讲清楚,互相谅解。」政府可以做些什幺?「僱员有争拗就去调解,但难以用简易方法处理千变万化的情况。」他补充一句,「若是交通服务缺乏,有些人不用上班,其他人可更方便,那公务员方面可以检讨,因为政府是僱主」。

劳资反应:扣分制度的意义

罗佩珊认为这个想法是本末倒置,「政府应考虑的是如何保障工人,而不是因条文太多会赶走投标者」,「现实是四个项目发挥不到监察作用」,鲜有承办商被扣分的事例。而杜振豪就指罗致光考虑监督人手问题,「讲到尾是钱,政府不想花这笔钱,外判制可以悭钱,但代价是工人权益被剥削」。

大型清洁外判商、香港服务同盟创办人兼召集人甄韦乔就明言扣分制「直情要取消」,现时规定截标前三年被扣满三分的承办商,标书在未来五年内不获政府考虑,「这已很困扰我们这个行业,违反了少少嘢,成间公司要执笠。做生意啫,不需要判死刑,现在监管的制度已很健全」。

文//曾晓玲图 // 李绍昌、资料图片编辑 // 王翠丽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一篇: 下一篇: